“猫王”游林的千亿野心

时间: 2024-07-04 03:00:31 |   作者: 印染

  游林 猫人集团董事长、猫人品牌创始人、美力城品牌创始人,湖北省政协常委、省工商联副主席。

  1998年他白手起家,在武汉创立自己的内衣品牌,通过高强度的研发投入,致力于打造科技内衣产品。25年来,品牌全球销量突破10亿件,连续5年实现70%的高增长,成为中国首个百亿级科技内衣品牌。创业至今,他坚持长期主义,拥抱时代变化。他和他带领的企业,还将继续在科技内衣的跑道上,长期聚焦,不断创新。

  55岁的游林,依旧不知疲倦,充满激情。每天清晨跑步6~8公里,已成为他的日常习惯,晚上还经常去健身房进行力量训练,在武汉经开区猫人时尚产业园的董事长办公室内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戴着黑框眼镜的他还秀了下八块腹肌。

  他不爱打牌、打麻将,也不喜欢过多的应酬。工作之余,他最主要的活动就是跑步和健身。“尽管已经是3个孙子的爷爷了,但我的心理年龄只有28岁。”

  这位有着旺盛精力的光头男人,在中国内衣领域有着丰富的创业经验。作为“中国科技内衣巨头”猫人集团的董事长,他在业内被誉为“服装界的乔布斯”“科技内衣教父”。

  2022年,在他的率领下,猫人科技内衣单品类全球销量累计突破10亿件,实现了从亏损5亿到全网GMV(商品交易总额)近100亿的梦想,猫人也成为中国首个百亿级科技内衣品牌。2023年这个数据有望达到120亿。未来10年,将猫人科技内衣打造成千亿品牌,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在5000亿中国内衣市场,与近万家同行竞赛,这样的跑道让他兴奋。他的微信名叫“猫王”,个性签名为“人生没有绝对,一切皆有可能”。从早年摆地摊开始白手起家,他将一个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1968年,游林出生在湖南隆回的小山村。1989年,他带着3000块钱到武汉创业,在汉正街摆地摊,做起了服装批发生意。在这7年里,他以独到的眼光、胆量赌对产品,以敢兜底、包好卖包赚钱的销售策略吸引批发客户,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0万。

  1998年,为了做一个“叫得响的、属于自身个人的品牌”,游林在武汉经开区民营工业园租了一个400多平方米的厂房,创立了猫人品牌,进入内衣市场。之所以取名猫人,是因为“猫充满灵性,多变妩媚,非常坚韧,更重要的是还有9条命”。

  创业之初,因看到中国有数以亿计的儿童,却没有一家叫得响的适合他们的内衣。因此,他想做一个高品质的儿童品牌内衣。

  1998年8月,第一批样品产出后,游林找来一些儿童拍宣传照,其中也包括他的儿子。让他意外的是,儿子在拍完照脱内衣时,领口处的线一下子断开了。游林觉得这样的产品一旦上市,会砸掉牌子。他当场决定全部返工。几个月后,返工结束,却因此错过了销售旺季。初次试水遇阻的游林为了先解决工厂工人有活干的生计问题决定调整思路,转战成人内衣市场。

  高品质的面料是决定内衣质量的重要的条件。创业的第一年,猫人就决定使用新疆长绒棉,此后他还远赴美国、日韩、奥地利等地,与全球顶级面料商谈合作。至今,猫人与日本三菱、东丽、伊藤忠,美国杜邦,韩国晓星,奥地利兰精等建立了合作关系。

  游林称,这些合作头部企业已经在业内享有盛誉,但引进面料时,猫人仍会在吸汗、保暖、亲肤等客户所看重的方面做严格把关。

  曾有员工认为相比很多同行,猫人对面料的筛选过于严苛,“我们的面料已经很不错了,差不多就行了”。为此,游林大为光火,“什么叫差不多?你只告诉我,猫人比别人好在哪里就行了,我们追求的不是跟别人差不多”。

  在高品质的追求下,换来的是消费的人买买买的回报。2004年,猫人实现8亿零售额,经营销售的方式被收录进北大MBA营销教材。案例中的一句评价,让游林印象非常深刻——特立独行,敢为天下先。

  此后,游林还高薪请一些日韩明星代言,聘请法国、韩国设计师,想进一步拓宽市场。但因人才选择失误、战略失焦等原因,2005~2009年,猫人亏损超过2亿元。2009年后,猫人重新聚焦内衣行业,丰富产品线,开启大店连锁模式,

  几年后,互联网电商的兴起又重创了猫人原有的代理商模式。游林回忆,2014~2017年,猫人出现了“八高危机”,高负债、高库存、高应收、高应付、高费用、高亏损、高诉讼、高利贷,亏损一度达到5亿元。

  “很多人讲‘三高’很难受,‘五高’不容易活,但是我经历过‘八高’”。这句话成为游林经常提及的话题。为了警醒员工,他还将“八高危机”写进了公司文化墙。

  为扭转“八高危机”局面,猫人提出了“五化”建设,即思维互联网化(解决思维问题)、模式平台化(解决模式问题)、组织阿米巴化(解决员工动力问题)、管理数字化(解决数字驱动管理问题)、品牌IP化(解决消费者购买选择问题)。

  从2017 年起,猫人启动数字化转型,转向以电商为主导的轻资产平台化模式。关于这次转型,游林有一个生动的比喻:“方向永远大于方法。服装行业线%,别人都‘空军’轰炸了,你还在陆地玩刀枪,能打赢吗?”

  2016年,猫人全网GMV为5亿元,2022年,猫人GMV达到了近100亿元,6年增长近20倍,这一年猫人科技内衣单品类全球销量累计突破10亿件。

  这次转型的大获全胜,也让猫人从“八高险境”来到了“五零一高”(零负债、零库存、零诉讼、零应收、零应付、高增长)。游林说,作为企业老板,不看你疯狂时有多牛,而是看你低谷期能不能反弹。“逆境让人成熟,绝境让人觉醒。”

  2022年,猫人集团与定位公司展开战略咨询合作,专业定位公司帮猫人将战略定位确立为“科技领先”。

  “科技内衣就选猫人,猫人25年专研科技内衣”是猫人的核心广告语。游林称,即便在发展最迅猛时,猫人也没有涉足别的产业,“保持专注力才能打造出精品,三心二意容易一事无成。不能今天去搞房地产,明天去炒股,后天又去搞新能源”。

  猫人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占到了年收入的5%~8%,是行业中等水准的3到4倍。每次猫人的新品发布会,游林都会亲自上台宣传产品。

  新潮传媒集团联合创始人梁春华与游林相识多年,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科技领域,乔布斯、雷军等经常会把新品发布会做成个人脱口秀,绘声绘色介绍新产品。他发现游林也借鉴了这一个模式,对原本枯燥的内衣行业,进行了富有科技感和个人特色的演绎,他笑称游林可谓是中国科技内衣领域的“游布斯”。

  猫人集团品牌中心总经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人很含蓄,对内衣有刚需,但表达很少。因此在研发时,猫人始终聚焦细微点,关注皮肤舒适度够不够、安全指标高不高,从各种可能性论证产品的发展方向。

  猫人在创业之初,就与美国、奥地利、日本等纺织科技巨头共同研发新型科技面料。在研发的道路上,猫人也把取长补短、优势互补做到了极致。如,莱卡棉的舒适性很高,但很多消费者反映,穿久后会失去弹性和保暖性。猫人研发团队为解决这一个痛点,将自研面料和莱卡棉对比,发现猫人面料的保暖效果更好,但透气度和舒适性不如莱卡棉。于是,猫人把独自研发的编织技术与莱卡棉“联姻”,在保持莱卡棉优势的情况下,提升其保暖性,这种面料技术后来也被大范围的应用于猫人的家居服和保暖内衣中。

  猫人的创新技术还有很多,如研发蜂巢杯内衣时,研发团队使用汽车制造的液态发泡科技,取代传统压模模杯制作技术。在研发过程中,为了找到最合适的液态海绵配比,猫人研发团队经过了数百次发泡原料调试,还对模具进行了数千次调整。最终模杯克重仅12.8克,透气性是国标的5倍。

  猫人还是最早使用零碳莫代尔棉的品牌之一,并通过自研编织技术和染色技术,解决了传统涤纶易掉色的问题。2023年,联合全球头部内衣制造商维珍妮推出蜂巢科技文胸。

  从一些数据看,猫人的科学技术产品确实受到了消费者追捧。2020年,猫人和中国南北极科考队合作,科考队员身穿猫人“轻燃衣”抵达南北极。这款保暖衣用到了猫人和日本三菱联合研发的科技纤维,具备蓄热发热效果和媲美羊绒的肤感。此后,“轻燃衣”在某直播平台,3分钟爆卖10万套。

  2023年,游林提出了“科技不只于内,梦想全面升级”的发展的策略。为此,他拿出10亿元启动资金,孵化了“美力城”项目,打造“中国高科技服饰第一品牌”。

  “目前,在国内市场,内衣只占服装品类的8%,服装占到了92%。在这个比例下,我们的科技内衣都能轻松实现首个百亿级科技内衣品牌,科技服饰未来的市场更大。”游林说。

  游林对研发团队说,猫人能赢得消费者追捧,说到底依靠的还是品质、科技本身。所以,要坚持把产品质量做到极致,要让他们“摸了舍不得放手,穿上不愿意脱下”。

  “我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当我的产品被别人穿在身上,他们还真心喜欢、感动,这种成就感是赚多少钱都比不了的。”游林说。

  游林酷爱运动,只要不是遇到极端天气,他每天都要跑步6~8公里,每周还要有3~4天去公司的健身房加练,每次至少45分钟。

  2017年的一天,他曾背着一个包,里面装了6个面包、4个苹果、6瓶水,从早上6点多出门,一个人跑了一个马拉松。“我当时49岁了,不想接受即将50岁的现实。我通过奔跑告诉自己,我还是个充满了许多活力的年轻人。”

  在游林的带动下,健身成为了猫人公司文化的一部分,他将员工的体脂、体重等身体指标写进了KPI,与员工绩效工资的10%挂钩。如果员工的相关指标有了进步,或者仰卧起坐、俯卧撑等数量排名靠前,游林还会给他们发红包。“健康的体魄对公司的管理层更重要,如果他们连自己的身材都管理不好,又怎么能管好团队?”

  2023年7月老高电商圈子创始人王勇军邀请游林到杭州出席电商发展创新大会,发表演讲。游林分享了猫人跌宕起伏的创业史、经营理念、对未来的思考等。

  “游林不是科班出身的理论学者,但他绝对是实战型的民企老板。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花了大量金钱、时间后得出来的,对年轻的创业者们非常有启发。”王勇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王勇军说,在演讲时,游林还展示了八块腹肌,引来一片尖叫声,“台下的电商老板平均岁数只有30多岁,游林55岁了,事业有成,还那么拼搏,勤奋自律,这本身就是对年轻人的一种鼓励”。

  在演讲时,他常常提到放权的重要性。除了公司的预算、审核等重大事项需要他签字外,其余方面,他都会充分授权给副总裁,公司的一些具体策略执行等情况,副总裁等都能当家。“放权不是撂挑子,副总裁们获得更多权限后,也代表着责任更大。因此,也会更认线年全国工商联合会编写的《我国非公有制企业发展报告》蓝皮书披露,中国民企的平均生命周期只有2.9年,有60%的民企在5年内破产,85%在10年内死亡。游林说,猫人的寿命已超越了大多数民企,猫人员工由最初的20多人,发展到了现在的1000多人,员工现在平均岁数只有30岁左右,仍然充满朝气与活力。

  他说,猫人发展过程中,也在不断调整发展趋势,不断纠偏,但猫人志在做一家受行业、社会、消费者尊重的品牌,做出让用户感动的产品和服务的愿景,以及“让天下人都享有优质优价好内衣”的使命始终没改变。“这种使命是猫人伟大的原点,以后也不会变。”

  猫人的使命感也表现在社会责任感上。12月18日,甘肃临夏州积石山县发生6.2级地震。在冬日严寒的背景下,保暖物资成了受灾群众和救援人员最为紧缺的物资。次日,猫人集团通过湖北省慈善总会向积石山县捐赠2000万元保暖物资。游林说,他看到地震消息后,非常揪心,希望这些物资可以尽快帮助到受灾同胞早日度过寒冬。

  游林说自己是一个喜欢创造奇迹的人,他提出打造百亿猫人时,没人相信,结果他实现了。现在,他提出了更远大的目标,希望未来十年,猫人科技内衣能达到1000亿的销售额,成为全世界第一。

  他说,中国内衣市场还没有真正整合,如袜子、文胸、睡衣等内衣类行业各有数千家,基本上年销售额都在几千万,过亿元的凤毛麟角。“中国现在有5000亿元的内衣市场,如果猫人占其中20%,就可实现千亿目标。”

  他坚信“没有不好的行业,只有不好的企业;没有不好的时代,只有落后思维。拥有远大理想的人总是激情满满,冲击千亿GMV并非梦想”。

  游林觉得,“下一个25年,我们大家都希望成为千亿级以上行业领导者、全球时尚行业的领导品牌、万亿市值的伟大公司。到时我已经80岁,但我即便85岁时也不想退休,要把现在的工作当成一种神圣的使命、终身的事业来做。”